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详细信息
详细信息
庆祝血站成立二十周年专题丨一滴血的传奇经历
发布时间:2018-01-17     阅读:54


我是一滴血,跟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 欢快地在我们主人的血管里流淌,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我的主人说要把我捐出去……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吃过早餐后,主人带我们来到一个叫上东献血点的地方(据说还有一个容桂献血点,还有一些流动献血车,共同的标识就是都写着“顺德区中心血站”。我们来这里是因为离主人家里最)。

一个和善的姐姐问明主人的来意后,要他在自助填表机上填写一份《顺德区中心血站献血登记表》,打印出来后,一位医生给主人量血压,做体检,咨询病史。因为主人是第一次献血,要扎手指,验血型和血红蛋白、乙型肝炎病毒等,初步检查合格了才能献血。幸好我们都过关了,于是准备采血。

一想到就要离开主人了,心里万分不舍,怕主人少了我们,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同时又很兴奋很期待:主人说我们要去救新主人,帮助他恢复健康。不知道新主人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一位帅哥,还是一位美女,或者是一位长者,又或者是一个小宝宝呢……

思绪飞扬间,一位护士过来了,只见她娴熟地给主人消毒之后,一针就扎中了主人的血管……

天哪,我还没准备好呢,就已经跑出来了吗?!天哪,我来到了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袋子里……说好的新主人呢?为什么我会在袋子里?还有少部分兄弟姐妹去了几支小管里。接着我们被放进一个冷柜子,里面有好多袋子,装着我的其他同胞……我感到越来越冷,慢慢地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被挂起来了,耶!又可以流动了,这下是去新主人那了吧?经过一个很狭小的管道后,来到另一个袋子,而我的白细胞兄弟姐妹们则因为太胖,卡在那了。幸亏我够瘦啊!然后我被扔进一个机器里面,像超高速旋转的摩天轮,弄得我好晕啊,让我忍不住跟兄弟姐妹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然后血浆兄弟被弄出去了。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分离白细胞和血浆的过程,因为白细胞兄弟太好战,他们会误伤新主人,而血浆兄弟则另有用途,可以被制备成新鲜冰冻血浆、病毒灭活冰冻血浆、冷沉淀等。还有在一开始的时候,主人可以选择捐献单采血小板的,这样血小板妹妹就可以单独发挥她独有的凝血作用。

接着到了贴标签环节了,这是我们的唯一标识,也就是说我们有身份证啦。上面打印了我们的生产地、血液识别码、血型、容量、生产日期和有效期等内容。避免我们不同族(不同血型)的兄弟姐妹撞到一起,发生内战。而我们离开人体后,不同的储存方式下,寿命是不一样的,如果超过了有效期,就不能用了,不然非但拯救不了新主人,还会给他带来伤害。后来我发现有些袋子被贴了“不合格”的标签,据说是因为他们含有一些病原体或者其他的可能对新主人造成损伤的东西,不能使用。

经过一系列的手续,我们终于来到了医院,准备见新主人了。在检验科我们与新主人的血进行交叉配血,确定我们不会打架发生内战后,我们终于被输注进了新主人体内……

很快新主人恢复了健康,新主人很开心,说等他身体强壮些,要把我们再捐出去救其他病人……他还经常动员他的家人朋友也去捐血,让大爱传递下去……

文丨罗娇娜